悯农二首(悯农二首其一)

课本品评诗,唐诗宋词第366首古诗品评。

悯农二首(悯农二首其一)

悯农二首(悯农二首其一)

沈李为农民写的两首诗

春天,只要播下一粒种子,秋天就能收获很多食物。

天下没有废天地,劳苦的农民还在饿死。

夏天的中午,太阳很热,农民们还在劳作,珠子滴进泥土里。

谁想,我们的一碗饭,一粒粒粮食都饱含着农民的血汗?

古诗的现代翻译:

只要春天播下一粒种子,秋天就能收获很多粮食。

世界各地,没有未开垦的田地,但仍有辛勤劳作的农民饿死。

盛夏,烈日炎炎,农民还在劳作,汗水滴入土壤。

谁能想到,我们碗里的饭,饱含着农民的血汗?

悯农二首(悯农二首其一)

评论:

(1)同情:怜悯。这里有同情。一首《古诗词二首》。这两首诗的顺序版本不同。(2)小米:一般指谷类。(3)秋收:《秋成》一部。子:指粮食颗粒。(4)四海:指全国。闲置的田地:没有耕种的田地。5]还是。[6]禾:禾谷类植物的统称。⑵饭:做一顿“饭”。熟食的俗称。

悯农二首(悯农二首其一)

品尝鉴赏:

一个

首诗开头将“一粒粟”转化为“一万粒种子”,具体生动地描写了丰收,用“种”和“收”来赞美农民的劳动。第三句,推而广之,说明在四海之内,荒地变良田,与前两句结合起来,构成了硕果累累、遍地“黄金”的生动景象。“开导全”是为了更强大的“毛”。这三位诗人用进步的笔触展现了劳动人民的巨大贡献和无限创造力,使下面的矛盾更加凝重和痛苦。“农民还是饿死了”,既使前后内容连贯,又突出了问题。勤劳的农民用双手获得了丰收,自己却用双手饿死了空 空。诗歌迫使人们怀着沉重的心情去思考“谁创造了这场人间悲剧”这个问题。诗人将这一切置于幕后,让读者去寻找和思考。把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就如马克思所说:“劳动为富人产生了惊人的作品(奇迹),但劳动却为劳动者产生了赤贫。劳动建造了宫殿,但洞穴是为劳动者建造的。劳动产生了美,却给劳动者产生了畸形。”

第二首诗,从一开始就描写了空时的烈日中午,农民还在地里劳作,滴滴汗水洒在灼热的土地上。这解释了,从“一粒小米”到“一万粒种子”,再到“五湖四海无闲田”,都是千千千千万万农民用血汗浇灌的;这也为下面的“每一粒都是硬的”抓住了最典型的形象,可谓一比一。一般说明农民不避严寒酷暑,雨雪风霜,一年四季辛苦劳作。“谁知道,粒粒难吃”不是空 hole的布道,也不是无病呻吟;它类似于一句深刻的格言,但它不仅以其说服力取胜,而且在这深深的哀叹中体现了诗人无限的怨恨和真诚的同情。

这两首小诗和那些名篇相比,在唐代算不上是高质量的诗歌,但流传甚广,妇孺皆知,不断被人们吟诵和品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挥霍

首先,这两首诗所表达的内容是人们经常接触到的最熟悉的东西。但是,最熟悉的也不一定知道真相。生活中有很多情况是人们视而不见的。如果有人试图开导他们,或者阐明他们的本质,或者指出其中蕴含的一些道理,他们会觉得非常醒目和清晰,从而加深理解。这两首小诗是有生命力的,所以这方面是有道理的。

“春天种下一粒谷子,秋天收获一万粒种子。”这种春秋大丰收的景象,大概大家都很常见,但往往很难像诗人一样去思考一些问题。但诗人自以为从“四海无闲田”的丰收景象中看到了“农民依然饿死”的残酷现实。这是惊人的惊人,自然令人印象深刻。再比如“盘中餐”,就是人们每天都要吃的东西。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把这种粮食和烈日下农民的汗水联系起来。诗人敏锐地观察到了,并把它浓缩成一首诗“每一粒都是坚硬的”。这会启发人们思考真相,让那些不懂得珍惜食物的人受到深刻的教育。

(干燥的)土地

其次,诗人在阐述上述内容时,不是空 hole抽象地叙述和论述,而是用生动的形象和深刻的对比来揭露问题,说明道理,让人容易接受和理解。和第一首歌的前三句一样,总的来说,都是用生动的形象来概括农民在广阔的田野里的辛勤劳作,比如春种秋收。所有这些努力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食物,所以我们可以继续生活,但最后一句话有一个转折:“农民仍然快要饿死了”。这样前后的情况形成鲜明的对比,引起读者思考问题,从对比中得出结论,比作者直接告诉读者要深刻有力得多。比如第二节,作者前两句没有说农民种地有多辛苦,庄稼长得有多难。他只是把农民顶着烈日锄地、挥汗如雨的情节做了一个形象的渲染,让人对这种艰辛和不易感受得更加具体、深刻、真实。所以诗人最后用修辞的口吻说“谁知道每一粒都是硬的”很有说服力。尤其是把五谷比作淋漓的汗水,真的是精妙而生动。

最后,诗的语言通俗朴实,音节和谐活泼,朗朗上口,易于背诵,这也是这两首小诗在民间流传已久的原因。

悯农二首(悯农二首其一)

作者介绍:

沈李(772-846),与公众通信。出生于亳州谯城县(今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古城镇人)。唐朝宰相,诗人,李的曾孙,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他六岁丧父,随母亲迁居润州无锡。三十五岁时,他是一名中学学者,也是国家的助教。后历任中书侍郎、尚书右仆、我司淮南使。会昌六年(846)死于扬州,享年七十四岁。赐太尉,谥号“文肃”。他与沈李元稹、白居易交游密切,是新乐府运动的参与者。

谢谢你每天“看”

悯农二首(悯农二首其一)

本文标题:悯农二首(悯农二首其一)

本文地址:https://www.xbwxq.com/a/16753.html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