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短的季节(最短的季节成语)

作者:刘小锋(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二十四节气名称中为什么没有达曼?目前可以看到三种解释。从农业生产的角度,认为极寒、极寒、酷暑都是在极寒和极热的时间段。因为冷热持续时间长,相当于两个节气,而人正好在猫的冬天活动量少的时候度过夏天,所以分为两个相连的节气。但春种秋收,农忙,事多,节气本身特点鲜明,没必要命名大小相连的两个节气。还有一种是从中国文化中“满招谦益”的角度来解释,认为过于完美会让事情向不好的方向转变。不说全体现了中国人的辩证思维。农业历史学家唐志强独辟蹊径,从粮食成熟的角度来解释小满和芒种。他引用明代名人顾的话说,小满和芒种这两个节气“都是指麦字”,针对的是小麦的成熟和收获。所以在夏冬节气中,用“四小三大一芒种”来反映冷热程度、雪量、粮食成熟度的变化。即小满、小暑、小雪、小寒,对应芒果籽、大暑、大雪、大寒。这三种观点都是基于自己的事实,逻辑一致。本文拟从二十四节气整体结构的角度进一步探讨这一学术问题。

首先要讨论的是是否应该有一个大丰满。从二十四节气的结构来看,答案是应该有的。形式的统一是二十四节气称谓形成过程所遵循的内在审美追求。在讲究用词和对称的汉代,从春分到冬至再到夏至,从长夏、立春到立冬、立秋,这些称谓的设定过程其实贯穿了这种审美追求。按照这种审美追求的原则,二十四节气中,本该有四对以大小著称。这个有点饱,有点暑,有点雪,有点冷,有点大寒。所以,小饱之后要有大饱。与满语形成满、夏、雪、寒四组平衡称谓,完全符合二十四节气在称谓形式上追求统一。但我们今天看到的二十四节气并不全,芒种在小种之后。“忙”这个词的出现打破了一个统一的模式。对于整齐划一的审美追求者来说,芒籽出现在一个错误的地方,就像一根尖刺扎在眼睛里。

从二十四节气的整体结构来看,芒果种子的位置不对。我在《二十四节气的生成结构》中分析过,二十四节气的内涵分为四季八节,它们的排列非常有规律。综上所述,首先,立春、长夏、立秋、立冬是按照一年平均分为四季的思想创造出来的。第二,每个季节平均分为六个节气。这意味着每个季节被二十四节气分成六个部分,每个部分大约十五天。第三,四个节气,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将“四立”所隔的四季分为两部分,每部分45天。第四,立春、长夏、立秋、立冬,与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共同构成俗称“四季八节”的“八节”。这八个节气构成了二十四节气的框架,它们是支撑中国时间大厅“年”的八根巨大支柱。基于以上特点,我曾指出:“从生成结构来看,二十四节气的内部结构与《周易》太极的演变过程基本同构,两器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以气分阴阳,以阴阳分四时,以四时分八节,最后从八节扩展到二十四节气。”但由于篇幅所限,当时主要讨论的是二十四节气中四季八节的结构重要性。而“太极生两仪”的部分,也就是二十四节气中的阴阳部分,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那么,如果从阴阳的角度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二十四节气有哪些结构特征呢?

从阴阳的角度看,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四节气中,一年实际上是以冬至和夏至这两个阴阳两极为中心的循环过程。这个过程可以分为两个循环:从冬至到夏至和从夏至到冬至。这两个序列一个是殷琦弱,阳气强而弱的序列,一个是阳气弱而强,殷琦强而弱的序列。在日常时间生活中,这两个序列连贯成一个整体,并不断往复,即:

冬至、小寒、大寒、立春、雨、蛰、春分、清明、谷雨、长夏、小满、芒种。

夏至,暑,暑,立秋,暑,白露,秋分,寒露,初霜,立冬,小雪,大雪。

在这两个序列中,冬至和夏至作为阴极和阳极,构成了两个最重要的时间节点。上面讨论的“四大四小”,要守护的就是这两极。直观上,我们不妨在这里加上达曼,以冬至和夏至为中心进行排列:

满,满,冬至,小寒,严寒

小雪,大雪,夏至,酷暑,酷暑

有了这样的安排,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阴阳的概念是如何清晰地存在于二十四节气中的。基于古人的阴阳思维模式,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第一,夏至阴影最短,日照时间最长,是阳极;冬至阴影最长,日照时间最短,为阴极。这种两极结构转变为阴阳年。第二,冬至和夏至是非常重要的极点。满、小暑、小雪、小寒,还有芒果籽、大暑、大雪、大寒的设定都和夏至、冬至有关。具体来说,小满、忙中、小叔、大叔护夏至,小雪、白雪、小寒、达汗护冬至。这十个节气的排列结构就成了二十四节气的阴阳两极。第三,小满、芒中、小雪、大雪以脊(水)为中心,小暑、大暑、小寒、达汗以离(火)为中心,是两组对应的节气。知道了这个结构,就可以了解小满、芒种两个节气的水属性,也就不难推断出芒种这个节气的位置了。本来应该有的是描述河水泛滥的“达曼”。

至此,我们已经到了讨论二十四节气中有小满而无大满的问题的核心——描述河流泛滥的“大满”为什么被排除在二十四节气之外?其实这个问题触动了中华民族最深的灾难记忆。

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一切都无法生长。但是一场大水就是一场灾难。在中国古代的典籍中,一次又一次留下了洪水造成大灾难的记忆。神话传说时期,共工和颛顼争帝失败,大怒,引发大洪水。据《淮南子》记载,洪水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水海无边”,人民流离失所,世界陷入了“猛兽吃人,飞鸟捕食老弱”的悲惨境地。《孟子》记载大洪水“在尧之时”。当时“水逆”,洪水“泛滥于中国,蛇龙之地,民不举”。“黄河百害而无一利”。对于二十四节气发源的黄河中下游地区来说,黄河一次又一次的泛滥,一次又一次的巨大洪水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危害。这一切沉淀成了中华民族精神最深的灾难记忆。所以,对于为什么满溢的“大满”进不了二十四节气,已经有了比较合理的解释。

我们今天看到的二十四节气中,没有一个是大人物。在小人之后的是芒种。《淮南子天文训》说,“所以长夏有四十六日,风大声比钟。加15天指第三,那就满了,声音太大了。加15指C,则芒中,音大于大路。十五指午时,阳极旺盛,故有四十六日及夏至,声胜黄钟。”夏天,长夏经历了小曼,节气进入芒果树。芒种被称为“忙种”,因农时而得名。芒指的是长有刺的作物,如小麦,成熟时带着尖锐的刺等待收割。进入芒果种子,冬小麦进入收获季节。收获之后,是谷子等作物的播种季节。一句农耕谚语说“芒种后不能抢种”“芒种后不能强求种”。很多地方的播种都必须在芒果季完成。这种收获使夏至前的这个节气成为农民最忙碌的播种节气。夏天雨水大,有被淹的危险。而“芒籽”一词,以焕发土地活力为本质,具有土壤的属性。从五行的角度来看,用土压制可能泛滥的洪水也是可取的。其实民间谚语里还有一句话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比如,南方有“小人满江”的说法,福建松溪也有“小人不满,大人不管;一点点满,一点点满,一点点满。”但它变形了,比萤火虫弱,对二十四节气中芒果种类名称的确定没有影响。芒种命名的中国农业二十四节气,生逢其时,实至名归。

光明日报(2022年8月13日11版)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本文标题:最短的季节(最短的季节成语)

本文地址:https://www.xbwxq.com/a/17204.html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