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的能动作用(意识的能动作用表现在)

[文学纪念]

作者:李炳海(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

如果你打开酒吧

《左传》有云:上有德,下有功,下有言。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被废除,但这叫长生不老。20世纪以来,中国古典文学及相关领域涌现出许多成就卓著的著名学者。他们虽然去世了,但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学术遗产。因此,我们设立“文学追忆”专栏,总结其学术成就和学术进展,并寻求访问过去的遗产,以启迪他人。

意识的能动作用(意识的能动作用表现在)

杨先生

1978年,杨先生在《社会科学前沿》第1、2期发表长篇专著《漫谈甄淦——学习哲学与语言学札记:寻根探源之一》。这篇论文长达16页,3万多字。论文发表后,立即在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著名文学史家姜亮夫先生亲笔写信,高度评价了这篇论文。当时姜先生正准备写《楚辞通史》,后来作为《楚辞百科全书》出版。它的许多条目涉及哲学和语言学。杨先生的散文《谈甄赣》释放了一个重要的学术信号,即在文史并重的基础上,学术研究的重心转向哲学和语言学。这篇论文也是王先生学术生涯的一个里程碑。在此之前,王先生的学术经历了从约到博,再从博到约的发展过程,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另一方面,本文在处理学术案例时表现出渊博的知识和精炼的风格。

20世纪70年代末,学术界曾有一场关于形象思维的讨论,众说纷纭,意见相当热烈。鉴于这种情况。王老师反复强调,不能把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割裂开来,不能把两者对立起来。抽象思维和形象思维都要运用逻辑,形象思维离不开逻辑。

1982年,招收了王先生的第一个博士生。第一学期,我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前100页,我讲解了其中的关键段落。读书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在学术研究中坚持唯物主义,也就是如书中所说:“不是从概念上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上解释事物。”(第43页)此外,王先生还逐字逐句地解释了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目的是防止机械唯物主义,不能因为物质决定意识而忽视意识的能动作用。从这两篇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的选编中,可以看出王老师在培养研究生哲学思辨方面的匠心,为的是夯实这方面的基础,避免偏颇。

1984年,王老师的第一批博士进入论文写作阶段,遇到了一系列问题。针对这种情况,王老师在澄清弟子疑惑的过程中,不时从哲学思辨的角度给出建议。当时在中国流行的是西方学者的原始思维理论。有一次,王先生提到逻辑思维中综合与分析的关系,不同意把综合与分析割裂开来,把原始思维与逻辑思维割裂开来的做法。王先生指出,古人往往以朴素的直觉面对世界,注重事物的整体性,类似于儿童。以河北方言为例说明:给一个刚刚会说话的蹒跚学步的孩子干粮,告诉他这是“饼”。从现在开始,所有给他的干粮,都会被孩子叫成饼,而不再区分种类。这样,王老师解释说,中国古代早期保留了原始思维的这种特点,所作的观察往往是全面的,包括逻辑推理。王先生的解释对研究先秦时期的许多文化现象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先秦时期的最高神是天,是综合思维的产物。《礼记·月令》把与季节相匹配的鸟、兽、甲壳、水生动物称为昆虫,《大礼记·易一生核心碑》把包括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在内的一切动物都称为昆虫,都是综合思考得出的名物。法国学者列维·布尔热在《原始思维》一书中说:“原始逻辑思维本质上是综合思维。我想说,构成原始逻辑思维的综合与逻辑思维中使用的综合是不同的。”(第101页)这里的原始逻辑思维是指原始思维。

王先生的专业是先秦两汉文学,涉及到学术研究中如何实现历史与逻辑的统一,历史必然性与偶然性的关系。早在二十世纪中叶,王先生就在这方面有过深刻而精辟的见解。在王先生发表在《当代中国社会科学家》第二卷上的《自传及作品简介》中,王先生坚决反对以下做法:“只根据今天的‘需要’,就可以把零散的片面的史料进行切割和焊接,或者以自己的观念为杠杆,去建构历史的‘过程’。”(第151-152页)王先生坚持历史唯物主义,他对历史必然性和偶然性关系的考察,是牢牢地建立在客观历史事实的基础上的,他作了辩证的说明。王先生多次提到以下历史现象,并给出了合理的解释:汉代经学发展到东汉末年是历史的必然,需要有人来总结。至于郑玄的总结,是偶然性体现在必然性上。中国古代社会进入清末,需要总结。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至于甘家学派的总结,也是历史必然性中的偶然。在这方面,王先生论述很多,除了儒家经典和文化,还谈到了晚唐黄巢起义的诱因和商业政策的由来,都是考虑到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和偶然性,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

图二

晚年,他的研究转向哲学和语言学,在研究生的培养和训练中特别注意词的辨析。《礼记·乐记》云:“生之静,性也自然;感物而动,性欲也。要知道;知,然后好恶。”对于“感物而动”,王老师解释为“为外物所撼”。而且强调,按照马克思所说:“激情和热情是人们激烈追求自己对象的本质力量。”用这个概念来看待人的感受。马克思的论述来自《1844年经济学手稿》(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69页),把人的本质概括为通过客观存在来确认自己,充满激情和热情。王先生把“感物而动”解释为“为外物所撼”,强调人与外物的联系,人与物的互动。王先生的解释是因为他对词语的准确把握。“感觉”这个词确实有接触的意思。《庄子·山姆》一文记载,异族喜鹊“心疼周”,异族喜鹊打庄周额头。“感觉”这个词取其联系意义。“感物而动”是指因接触外物而动摇,即“被外物所动摇”。抖,《说文》写为“(见图二)”和”(见图二),抖也”。(见图2)指摇动。王老师用的“摇”字,很准确地表达了原意。现在看来,这里出现的两个字“知”不是指认知,而是指接触和交接。“之”字在古代确实有这种用法。如果能按照王先生的上述思路来解读《礼记·乐记》的上述段落,也就对“礼记与大学”这一命题作出了与传统不同的解释。这个命题似乎是指更接近和接触外部事物,而不是指朱所说的人的认知活动。

王先生晚年能够实现语言学的学术转向,得益于他扎实的小学基础。有一次,我老公谈到周朝的空官,他指出:“师空是师工。周氏族的首要工程是挖洞穴,所以负责工程的官员就成了Division 空”王先生的话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事实上,他们得到了文字学和文献学的支持。司,管理和责任的含义。空的配置是从穴位到工作。《说文解卜》:“空,乔也。从洞穴里,工作的声音。”注:段誉才:“司空,Yosikongye。”空的配置代表了挖掘窑洞的意义,王粲先生给出的结论可谓一针见血。《诗经·大雅勉》记叙了周先祖——古公叔的事迹。第一章说:“古代的男叔,住在陶洞里,没有家庭。”古叔早期,周祖先住在窑洞里,地面上没有盖房子。诗的第五章也写道:“是在呼唤Si 空,呼唤司徒养家。”这里说的负责盖房子的官员有两种。师空负责土建,司徒管理施工人员。可见周氏宗族的官员秘书空,最初是因负责发掘窑洞而得名。石老师对正式名称空的解释兼顾了“空”字的音、形、义,以汉字为基础,与古代小学的传统逻辑一脉相承。

先生,空的“空”这个词引出了下面的话:“空,快读是空,慢读是个洞。董、童等词都有这样的意思,是同义词。聪明也是如此,快读聪明,慢读聪明。说我们聪明就是聪明。”王先生以日常生活中的常用词为例,从词的读音角度解释了两组单音词和双音词的关系,指出了双音词和复音词的共生关系,属于语用学理论,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启示意义。

古人已经注意到单音词和双音词的关系。许慎《说文解字五部》在解释五子时写道:“取之以助齐,故以为芜湖。”段玉裁注:“古人言短,言长。于、吴也字。”发音短就是黑,语调长就是黑呼。段玉裁从语音的角度进行了论证,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对此,从语音的角度揭示了单音词和双音词的生成关系。王先生的论点与许慎、段玉裁的论点相似,是对传统研究方法的回归,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但如果把王先生的上述话与许慎、段玉裁对吴、吴虎案的处理相比较,就可以看出两者的区别了。许慎和段玉裁所说的“无”和“无户”是语气词,属于虚词系列。王老师列举的空与孔、精、巧有关,涉及名词、形容词。属于实词系列,这是区别之一。许慎和段玉裁侧重于发音的尺度,即长短,而王老师侧重于发音的快慢,这是第二个区别。许慎和段玉裁讨论的是单音词因读音延长而成为双音词,而王先生指出双音词因快速阅读而成为单音词,这是第三个区别。许慎和段玉裁所说的“吴”、“吴胡”、“吴胡”和“胡胡”都属于韵,从韵母中可以发现单音词向复音词的转变。王老师说的两组语料库,不仅以韵母为基础,还以声母为基础,这是第四个区别。这启示后人讨论单音词和双音词的关系,不必局限于虚词的范围,可以兼顾实词和虚词。既要注重单词的发音,又要注重语速;既要看到单音词向双音词转化的趋势,也要关注双音词向单音词转化的趋势。可以靠押韵,也可以双管齐下调查。

晚年,王先生转向哲学和语言学。在文史研究过程中,他更加注重哲学的指导,以语言学为依托,将哲学和语言学的研究有机地结合起来。如前所述,王先生对“感物而动”的精辟分析,是建立在对“感”和“动”的含义的准确理解之上的,同时涉及到心与物、动与动、动与动的关系。王先生对正式名称“Si 空”的解释,是典型的语言学研究,根据“空”一词的音形来求其义。至于空作为工头的解读,则揭示了这类官员的实际责任,以及从具体项目(洞穴发掘)到一般项目的历史演变。至于关于洞与空、巧与精的关系的结论,是哲学思考慢与急、单音与双音关系的结果。王老师为博士生讲述《老子》,不时有哲学与语言学完美融合的精彩论述。《老子》第三十八章说:“有德不是有德,是有德;不失德,则无德。”王先生在他的演讲中紧扣“有德而无德”这一短语,指出了两个“德”字的不同含义。前者是名词,后者是动词,“不德”是“没有”的意思,意思是优越的德性和最高尚的德性不认为自己有德性,也就是自己有,所以才是真正的德性。下等之德,恐失德,故无德。王老师的讲解,既有对文字的精准分析,又有哲学的深刻启示,紧扣老子这段话的得失辩证判断。比如《老子》第七十九章说:“圣人负责左契,不负责他人。有道德行为,但没有道德行为。”什么是左契?这是学术界非常混乱的问题。它与吉祥仪式和残酷仪式纠缠在一起,依然左右摇摆,难以理出头绪。王先生的解释简洁明了,解释的是债务人而不是债权人,是债务人拿着合同等着对方来讨债,也就是被动,不主动。“无德可判”,车先生将“车”解释为取与求,极为准确,从而与“思齐”形成对立的一面。以上事实表明,晚年他的学术研究重心转向哲学和语言学,使他本已广博精深的学术造诣,在这两翼的强力推动下,实现了新的提升。

《光明日报》(2022年08月08日第13版)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本文标题:意识的能动作用(意识的能动作用表现在)

本文地址:https://www.xbwxq.com/a/19682.html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