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被称为经是在什么时候(诗经被称为经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

编者按:本文拟对《诗经》出版后进行研究,选取其要点,进行梳理,并作出每一个细节。很难说全面,所以称之为《极简史》。所谓诗经学,或称诗经学,包括《诗经》的编纂、传播、注释、阐释等各个方面。涉及的领域可以涵盖经典、文学、历史、语言学、考古学、政治学、军事学、经济学、农学、博物学、艺术学等多个学科。

先秦时期《诗经》本身还处于创作、搜集、编纂的成型阶段,所以传统的诗经学即诗经学还没有正式出现,真正进入研究阶段。这一时期自然没有专门的《诗经》研究著作,只有对《诗经》生产过程的参与、评论和延伸。比如孔子编纂整理了《诗三百首》,提出了他的诗歌教学观,孟子提出了方法论,荀子提出了文化观等等。当时与《诗经》相关的课题虽然不是专门的研究,但相关课题关系到后世的研究,其中有些还是很重要的——诗经的基本概念——诗,三百首,《诗经》;《诗经》的时代、文化背景和地域;《诗经》作者;《诗三百首》的收集、整理和编纂;孔子说“删诗”;“诗六义”——风、雅、赞;赋、比、兴;先秦时代的诗、乐、舞与《诗经》中的诗、乐相结合;论“国风”、“二雅”、“三赋”的概念与争议:《诗经》在先秦时期的应用——引诗、赋诗及其他:孔子说:“兴、观、群、怨”、“思无邪”、“温柔敦厚”、“不学诗无话可说”、“经世致用”。孟子诗中说——“以意逆志”,“知人论世”;荀子的诗里说——“明道、追名、佛经”等等。

诗经被称为经是在什么时候(诗经被称为经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

汉代诗经研究(汉学)

由于汉代是《诗经》学的开端和奠基时期,在《诗经》学史上,汉代的《诗经》学被简称为“诗经国学”或“汉学”。

汉代,应该说是诗经学真正开创和奠定的时期。为什么这么说?虽然《诗三百首》产生于西周春秋时期,孔子也参与了它的编纂,但《诗经》的命名,称《诗经》为《诗经》,始于战国——庄子的《田芸》有云:“邱智诗、书、礼、乐”荀子的《劝学篇》有云:“数始于咏,止于读礼。”但是,真正把董仲舒放在最高位置,是在西汉时期董仲舒提出“废百家,独尊儒术”的时候。此后,儒家的几部代表著作,如《诗》、《书》、《易经》、《礼》、《春秋》等,从此被奉为儒家经典,所以诗三百。

汉代的《诗经》学总体上包括两个流派,即汉代所谓的“四家诗”——三家诗和毛诗。《三诗》是用汉代流行的隶书(包括文本训诂和内容解释)写成的,所以又称为“现代文学三诗”(经学);《毛诗》是用战国时期的隶书(包括文字训诂和内容解释)写成的,所以又称为“古文毛诗”(古文经典)。

“三诗”指鲁人传世的鲁诗、齐诗、汉诗-鲁诗;齐人袁谷传的《齐诗》;韩石,韩国韩婴传。

《毛诗》比《三诗》晚出,相传是大茂公鲁人毛衡和小茂公赵人传下来的。《毛诗》的代表作是《毛诗传》(简称《毛传》),是《诗经》汉学的代表作。训诂解释清楚,出处明确。

由于《三国志》和《毛诗》分别代表了经学和经学两大流派,在汉代,这两大流派关于经学和经学的论争直接影响了整个时代。就《诗经》的具体阐释而言,“三诗”与“毛诗”的差异不仅表现在政治立场上,还表现在文字、讲诗方法、解释的复杂程度、篇章的安排、名物的训诂、用词的辨析,甚至对具体诗歌的不同理解上。由于“三诗”完全站在了汉朝的官方政治立场上,在汉朝自然属于官学,随着汉朝统治的结束,它的生命也就结束了。毛诗远离汉代政治,属于民间教,不断提高训诂和义理的质量。所以比“三首诗”更轰轰烈烈,一直延续至今。

这里要提到的是,汉代大儒郑玄,学贯古今。他的《毛诗传》-《毛诗传》是我国诗经学史上的一座里程碑。这本书打破了师法之学的限制,结束了汉代今文经学之争。该书对诗歌的解读,结合了“三诗”和“毛诗”的理论,主要围绕对毛的崇拜,吸收了“三诗”,并在《毛传》的基础上作了补充修订,提出了自己的许多见解,显示了自己的特色。

在汉代的《诗经》研究中,《毛诗序》尤其值得一提。《毛诗序》包括大序和小序。大序(又称《关雎序》)是所有《诗经》(包括《关雎》诗)的序,小序是对除《关雎》以外的其他304首诗的简短的诗性解释。《毛诗序》的作者是谁?一直以来都有很多说法,但至今也有很多争议,包括:孔子;夏紫;魏宏;夏紫和毛公合作;夏、毛公和卫红配合;等一下。《毛诗序》为何而作,其词源、序的内容是否符合原诗内涵,历来有争议。但无论如何,笔者认为《毛诗序》是一部极具诗学价值的文本,不仅其小序值得参考(自然要结合作品本身和历史时代,作一些取舍),而且其大序尤其值得重视——这是我国古代文论史和文学批评史上早期少有的重要的诗学专著,对先秦时期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总结。

在此,宜录《诗序》(官举略)全文——“风者,风也,教也;用风动之,教之以变之。诗,志之所至也。对心灵来说,言语就是诗歌。爱在心中流动,在语言中形成。如果言语不够,你叹息。如果你叹息,你将永远歌唱。如果你永远唱歌,你不知道如何用手跳舞,也不知道如何用脚跳舞。情感用声音表达,声音写成文字。统治世界的声音是一个乐毅,它的政治;乱世之声怨怒,其政为善;亡国之声哀,其民困。所以,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不近诗。第一,王义已婚,孝顺,善良,美育,移风易俗。所以诗有六层意思:一是风,二是赋,三是比,四是盛,五是雅,五是颂。风化上半部,风刺下半部,谏主文,说者无罪,闻者足戒,故谓之风。至于王道衰落,礼义之废,政教之失,国政之异,家世之俗,风雅之变已成事实。明史显得失之迹,伤人伦,悼刑政之严酷,吟咏情怀,使达事之人,惜旧俗之人也。所以,改风使情,止于礼义。情,人之本性也;礼义上,先王之泽也。是一国之事,一人之基,谓之风;字的世界,形状的四方,那是优雅。雅,郑也,王说由废兴也。政治有大有小,所以小而雅。梅圣德笔下的赞美,用它的成功告诉了诸神。是第四个开头,诗是最好的。”

毫无疑问,从引用的文本中可以看出,《诗序》在内容上是儒家伦理的纲领性宣传文本,其封建政治色彩不可否认。但我们必须承认,这段文字确实是对先秦儒家诗学理论的高度阐发,代表了这个时代文学创作和诗学理论的最高水平。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看它的具体文字。总的来说,这篇课文的理论要点包括以下四个部分:第一,精辟地阐述了诗歌、音乐、舞蹈的起源,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和特点,特别是“诗人,志之所在,由心所定,言为诗”,创造性地提出了“诗言志”的纲领性主题口号,表明了诗歌创作的目的和作用。因此,其次,总结了诗歌与时代、政治、地理、文化等因素的密切关系。所谓“治天下之声”、“乱世之声”、“亡国之声”、“移风易俗”就是其具体表现。第三,突出儒家诗教的作用,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和宗教功能,明确指出诗歌具有“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的功能。可以“示孝、与人为善、以美育人、移风易俗”。虽然这些文字本身就包含着浓厚的儒家伦理色彩,但客观地说,它们确实准确地表达了诗歌的实际功能。四是“诗六义”的概括——格调、雅、赞;赋、比、兴不仅确定了诗歌的分类,而且阐述了诗歌创作的主要艺术表现手法,对当时和后世的诗歌创作和理论都有很大的启示。

由于汉代是《诗经》学的开端和奠基时期,在《诗经》学史上,汉代的《诗经》学被简称为“诗经国学”或“汉学”。

魏晋唐《诗经》研究

在这个历史阶段,《诗经》研究中仍然出现了不同的流派及其代表学者,他们形成了争论或对抗的状态。魏晋是郑雪与王雪之争,南北朝是南学与北学之争。

与汉代相比,《诗经》研究处于低潮,基本上没有形成专门的学术流派,出版的书籍也相对较少。这与这个历史时代不同于汉代大一统社会的“独尊儒术”有关。魏晋南朝是中国历史上所谓的“乱世”,南北常年处于战乱和改朝换代的状态。即使隋唐统一后,儒家思想仍然不如汉朝。

但是,在这个历史阶段,《诗经》研究中仍然出现了不同的流派及其代表学者,他们形成了争论或对抗的状态。魏晋时期是典型的,是郑雪与王雪之争,南北朝时期是南学与北学之争。当时郑玄的《汉代石矛传鉴》标注了石矛,将三首诗合并,成为当时权威的注释书,形成了《郑雪》。这就导致了任伟王肃的抨击,他以为是打着《石矛传鉴》的牌子,却引用了《三首诗》,破坏了石矛经学的家风。结果王肃很难申请毛。但王与郑之争在当时影响不大。后来,郑玄的书因其自身的地位和《石矛传鉴》本身的影响而流传后世。南北朝时,他南学,承魏晋,采王雪;学北方,承汉朝,佩服郑玄。随着隋朝南北统一,所谓“南学北从”结束了对抗——北学融入南学。这种统一实际上是由唐代学者孔完成的,他受朝廷委派主持编撰《五经正义》(毛诗正义就是其中之一)。《毛诗正义》是魏晋唐以来《诗经》研究的一部重要代表作。它广泛吸收了初唐以前的《诗经》研究成果,“融诸子之见,包括古义”。它是《毛诗传》与郑玄《毛诗传》的调和。这是唐以前汉学的一大成就,毛传、的书都保留了下来。《孔书》秉承“疏而不破注”的原则,综合吸收汉魏以来各家的训诂意见,融合汉魏六朝的《诗经》研究成果。全书贯穿了释、写、音的统一,使其达到了当时诗经学的最高水平,堪称《毛诗传》(毛传)和《毛传》的继承者。

必须看到,在魏晋唐以来的历史时期,《诗经》研究并不局限于学者们在经学范畴内对《诗经》的注释和阐释,还包括作家们对《诗经》的思想内容、艺术成就和艺术手法的阐述和评价,包括刘勰、钟嵘等人。刘勰在《文心雕龙》中的许多论述,都涉及到对《诗经》内容和艺术表现的评论和阐述。比较有代表性的篇章有《景宗》、《辨骚》、《时机》、《情》、《比兴》、《夸饰》、《寻访》等。其中分别论述了《诗经》的启蒙性、文学性和现实性。钟嵘的《诗品》,在评判诗人及其作品时,自然涉及到作为诗歌源头之一的《诗经》,而他的《诗品序》则直接阐述了他对《诗经》赋、比、兴三种艺术表现形式的理解和看法——“因此,《诗经》有三重含义:一是兴,二是比,三是。文过饰非,亦繁华;因为事物是具象的,比也;书直,寓言写,赋也。宏观三义,酌情用之,用风吹干,用蔡丹滋润,使尝之者无限,闻之者动心,为诗之佳品。如果是独家使用,会引起很深的关注,深意会导致言辞突兀。但用赋则忧浮,欲浮则文笔散,乐而流之,文笔不绝,累也。”

宋元时期的《诗经》研究(宋学)

这一时期的《诗经》学出现了新气象——崇疑、喜辨伪、重义、不信诗序、求新义。改革传统儒学,形成自由研究,重视实证思辨的学风。

其实宋元时期的《诗经》研究主要是在宋代。元朝时期,在外族的统治下,汉族的经学自然受到压制。当时除了朱《诗集传》之外几乎没什么可说的,所以与《诗经》有关的注释都是朱《诗集传》的引申和发挥。在这里,我打算把重点放在宋代的诗经研究上。这一时期堪称《诗经》史上的巅峰时期。相对于汉代的《诗经》汉学,宋代可称之为《诗经》学,尤其是朱于南宋出版的《诗传》,是《诗经》学的代表,在我国整个《诗经》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宋代的社会风气,或者说宋代的经学论坛,普遍对经典有所怀疑和改变。我们祖先的很多经典,包括诗、书、礼、义、乐、春秋,都是持怀疑态度的,后来流行起来了。这就涉及到这一时期《诗经》学的新风气——崇疑、喜辨伪、重义、不信诗序、求新义。也就是说,在这一历史阶段,改革传统儒学、形成自由研究、重视实证思辨的学风已经形成。当时涌现出一批《诗经》研究著作,如欧阳修的《毛诗本义》、王安石的《诗经新义》、苏辙的《诗传》、的《诗辨》、的《诗总讯》、朱的《诗传》、《诗序辨》、程大昌的《诗论》、的《诗品》等,这些宋代注诗的学者对《诗序》展开了猛烈的抨击,主张废除《诗序》。于是,他们与当时的汉派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欧阳修作为北宋文学大师,在《诗经》研究中提出了毛诗的本义。该书注重本义的解释,对前代毛、郑等人的说法作了许多修正。他们认为自己在很多方面解释不当,这在当时是第一次开启潮流。毕竟,毛和郑都是《诗经》的前代学者,他们的《诗经》传世注-。但欧阳修敢于大胆评论他们,从自己的创新说。正因如此,欧阳修的研究自然对宋代《诗经》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后来的苏辙、乃至朱都受到了他的影响。

郑樵是“宋代诗经”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反对诗序,主张咏歌论,重视名物考证。他的《诗辨》一书指出了《诗序》中的诸多谬误,其对伪物的辨析更是直击毛、郑,指责他们的解释是“村人所作”。可惜郑樵的《诗辨误》已经失传,今天可以看作是顾颉刚编纂的残迹。

朱无疑是《诗经》学的权威代表,他的《诗传》是《诗经》学的代表作。可以说,《诗经》学到了宋代,真正建立起可以与汉学对抗和竞争的“宋学学”的是朱。自此,《诗经·宋学》建立了自己的学术体系。它以朱的理学为基础,集宋人众多的训诂和考证成果,并兼顾《诗经》的文学特点,使本注释言简意赅。从朱的《诗经》学及其代表作《诗传》来看,它明显具有以下四个特点:一是反对《诗序》,指出其种种谬误。因此,他专门写了《辨诗序》,通过查史料、比较诗的内容来反驳《诗序》,特别是对305首诗。其次,他在反对《诗序》的基础上,博采众长,充分吸收了前代的意见,并融合了自己的观点,建立了有别于汉学的宋学。第三,对“诗六义”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解释,比毛、郑等人的解释相对更接近诗歌的本义——“担风者,山歌之诗。”“雅者,义者,义曲。”“奥德,祠堂之乐。””傅,那些申请的事务,说出来.”“比较器,把这个东西和另一个东西比较。””如果你高兴,先说些别的事情来引起你的吟诵.”不仅如此,朱还在《诗集传》中具体诗歌的注释中注明了每首诗中使用了兴的哪些手法——或个别或综合(;比兴;星碧;等等。),对读者欣赏和理解诗歌的艺术特色很有启发和帮助。第四,从整体上看,朱《诗传》的注释和阐释力求贴近诗歌的本义,力求简洁贴切,不仅从经学的角度,而且尽可能兼顾从文学的角度分析诗歌的内在内涵和艺术特色,这无疑增强了读者对《诗经》文学价值的理解。

但必须指出的是,虽然朱的《诗传》确有其独特的价值和体系,《诗经·宋学》在《诗经》学史上的地位和影响不可低估,但朱毕竟是一个正统的封建卫道士。他站在封建统治阶级的立场上研究和诠释《诗经》,是为了维护封建统治。他最初的研究意图不是为了文学而文学。而是要努力不伤害封建礼教的温柔敦厚,不违背封建礼教。目的是宣扬封建教育,维护儒家经典的权威地位。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明清诗经研究(清学-新汉学)

元明时期的《诗经》研究也如出一辙,呈现低谷,少有有影响的研究著作。清朝完全不同。这是《诗经》研究史上的第三次高潮。

明清之际的《诗经》研究有一个非常鲜明的区别,就是与清代相比,明代明显呈现低谷,而清代绝对是高潮。明代的《诗经》学几乎是沿袭元代的。除了《朱熹诗集传》中徐雨的影响外,学术界对《诗经》有代表性、有影响力的学者和著作很少。能提到的,有价值的大概有以下两条:何凯的《诗经》,古意《诗经》独居,诗史结合,不循传统解释,考据有其精,体现了突破传统,力求创新的努力;钱迪的《毛诗古音考》推翻了宋代的“叶音说”,开创了《诗经》古音学的先河。明代之所以研究学者和著作如此之少,与明代的科举制度密切相关。由于科举考试要求考四书,重四书轻五经成为当时的社会风气,导致明代诗经学自然衰落。可以说,元明时期的《诗经》研究也是如此,很少有有影响的研究著作(少数例外)。清朝则完全不同。是《诗经》学史上的第三个上升高峰,也是继汉学、宋学之后的第三个上升高峰——清学,即“清诗经学”(或称“新汉学”)。

清代诗经学继承了汉派的朴风,注重考证,“不征不疑”。一方面是反对宋派的空讲义理,不实用,明朝科举,不注重经学。这实际上是为了摆脱宋明理学的束缚,复兴国学。所以清代的诗经学在整个清代被称为经学,是因为统治者一方面大力提倡经学,另一方面为了拉拢汉族知识分子,转移他们的政治注意力,大力提倡经学。于是,大批知识精英倾其一生致力于经学研究,导致了经学的繁荣,名家辈出,著作众多。清代的诗经学,自然是前后成就空的。

清代《诗经》学的主要成就表现在编纂、校勘和小学化三个方面。这是区别于汉学和宋派的显著特征。汉学讲究注释、调和、正义,宋学派讲究汉学之后的义,清学派更注重编纂、校勘、小学,体现了学术基础和精细功夫。具体而言,以陈寿祺、陈乔宗、王先谦为代表的三首诗的编纂为主。在校勘方面,阮元的《毛诗校勘》(十三经校勘之一)是一部集大成之作。在小学阶段,研究《诗经》音韵与考据的顾、江永、戴震、段玉裁、孔广森、王念孙,研究《诗经》用词与名的陈其元、胡、马、等,都是清代杰出的学者。他们代表了《诗经》学,甚至

总的来说,清代的《诗经》研究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清初,宋学衰落,汉学复兴。顾开创了考据学和音韵学。黄宗羲将经学与史学相结合,开始研究学术史。王夫之把《诗经》作为文学作品来研究。第二阶段,清代中期,进入清代经学的繁荣期,考据学盛行,产生了学术史上著名的“甘家学派”,主要以研究古代经学(所谓新汉学)为主,对《诗经》进行全方位的考证,涉及文字、音韵、训诂、名物、鉴定、辑佚等方面。这一时期的《诗经》代表作有胡的《毛诗注》、马的《毛诗注》和的《毛诗注》,代表了清代《诗经》学的最高成就。此外,陈寿祺、陈乔杉父子编诗三首,魏源《古诗》也值得一提。第三阶段,清末,古代经典被现代经典取代,现代经典开始兴盛,出现了王先谦的《三诗集》,这是三首诗的代表作。此外,这一时期还出现了所谓独立思考派,即除汉学、宋学之外的第三派。其代表学者和著作有姚纪恒的《诗经通论》和《崔恕》。(完)

作者/许

编辑:杨不高兴了。

本文标题:诗经被称为经是在什么时候(诗经被称为经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

本文地址:https://www.xbwxq.com/a/26637.html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