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骈文(什么是骈文什么是散文)

什么是骈文(什么是骈文什么是散文)牡丹亭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骈文是以骈文句为特征的文体类型,它和赋一样,是中国古代重要而独特的文体。在中国文学史上,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也对其他文学样式产生了重要的辐射影响,从而推动了文学样式的演变。骈文从文体范畴上属于散文,但对诗歌、戏剧、小说等其他体裁有跨体裁的辐射影响。这体现在平行句式渗透到其他文体中,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王国维说“一代有一代的文学”,这是从文体演变和替代的表象来看文学史的发展。从楚骚到汉赋,可以看出骚体句对汉赋的影响,汉赋的雅化走上骈文之路,形成了六朝骈文现象。六朝时期,不仅散文变骈,诗歌也变骈,形成了大量的偶句,甚至全诗的对仗,对千古绝唱诗的出现产生了重要影响。明代讲究四声对仗,对唐诗的基本形式——现代诗的形成影响很大。六朝骈文对赋也有重要影响,形成骈文。在唐代,骈文也对传奇小说的产生产生了重要影响。初唐时期,出现了以骈文写成的中国古典传奇小说《游仙Ku》,可见骈文的影响。元代作为一代文学的代表,戏曲的歌词也采用了大量的骈句。明清小说篇章多采用骈文句式,工整简洁,在概括小说情节内容方面有很大优势。与此同时,骈文小说出现。可以说,骈文的跨体裁渗透是文体演变中不可忽视的因素。

到了汉代,赋的兴盛与汉朝同步。直截了当的汉赋,表现了大汉帝国的野心,也反映了具有纵横家遗风的文人赋作家的时代潮流。这个时代开始崇尚华丽的风格和豪气,成就了汉赋的辉煌,也预示了骈文的华丽之路。汉代宫廷礼仪的规范化使隶书趋向对联,这也影响了赋的对仗。这是骈文对赋的成功渗透,带来了赋的变异和创新发展。到南朝时,骈文与辞赋结合形成骈文,骈文与诗歌结合形成永明新体诗,“求韵之奇,求词之巧”。这是骈文对诗歌的渗透,带来了诗体的进步。新体诗一开始可以追求全诗对仗,谢灵运的《上池上楼》诗很有代表性:

小鸭子迷人而安静,洪飞在远处响起。云很薄,云很阴,河很深…春草长池塘,杨柳成鸣禽。齐唱哀歌,心中满是楚歌。永生容易,独居难。守住了古代,现在也就没有了无聊。

以往对这首诗的讨论更多的是基于情景关系,很少关注其句式的特点。仔细观察,这首诗通篇都是对仗的,可以说是一首骈文。这样的骈文是当时诗坛追求的最新潮流,引领了诗歌的发展潮流。所以谢灵运的新作被人抄袭。“每首诗到京城,贵贱竞相写。古今之间,士庶无处不在,远近景仰,名动京师”(《宋书》)。正是骈文对诗歌的渗透,使唐代现代诗歌保留了诗坛约定俗成的规则,即中间的两联在其形成和成熟后必须对着干,促进了诗歌形式的发展,为唐诗的繁荣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唐诗繁荣之后,诗风的发展与创新是词的出现与繁荣。字句式的创新之处在于兼容杂句,包括四字、五字、六字、七字诗句,四字、六字排比句,以及骈文、散文的长联句式,九字、十一字这样的长句也融入其中。对偶虽然不是必要规则,但在创作实践中经常使用,变得更加灵活。早期词中,对偶配置成为常态,如白居易《忆江南》:“日升江花红,春来江水青如蓝。”“山寺月中寻桂子,县亭枕看潮。”《杨柳枝》:“六水调家家唱,白雪梅花吹遍地。”“凌涛门前有四五棵树,亚夫营有一百棵树。”再如戴树伦的《转言词》:“山南晴北雪,月明千里。”刘长卿《游仙之恨》第一首:“鸟远而近于平草,人随水。”二:“白云千里,明月流前流后。”魏的《逗令》:“独跑沙雪,东张西望路迷。”王建《宫中三表》之一:“鱼藻池畔射鸭,芙蓉园里看花。”第二:“池南北草青,殿前殿后花红。”第三:“扬州池畔少妇,城中商人。”四:“绿草台彩草,飞猿岭猿声。”第五,“树头花开,路上人来人往。”刘禹锡《杨柳枝》:“塞北梅花戏羌笛,淮南桂树山词。”还有《竹枝词》:“春草长在白帝城,蜀清江落在白岩山。”二、“桃花红花满头,蜀江春水打山涧。花易凋谢似郎意,水流无限似愁。”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这在当时是一种新的趋势,反映了骈文句式对构词的渗透,或者说词的生成有意识地吸收了骈文句式。

戏剧繁荣于元代。由于文人的介入,流行于街边酒楼、歌厅的戏曲歌词也大量吸收了骈文的句法,经常使用骈文、对联。尤其是在文艺剧里,比如王实甫的《西厢记》就大量使用了对联。第一册《张君瑞道场戏班》第一折《油葫芦》中写道:“九歌风浪何处显,只在此处。这条河流带是整齐的,分为秦晋,和狭长的幽燕;雪浪拍长空,秋云在天空中翻滚;竹缆浮桥,水上黑龙;东西九州,南北江河。怎么看船紧不紧?但它就像一个螺栓。”中间基本有四组并列句,第一组是偶句。第二首《夜听秦杂剧》第四折中也有大量的骈句。如【岳调】《战鹌鹑》:“云敛晴空,冰轮骤涌;风扫残红,香台上人头攒动;我讨厌成千上万的人,我担心一切。夫人,‘有始无终’。他是影子里的情人,我是画里的宠物。”有些是工整的成对词,有些是内容和结构的成对义,最后一对是口语对仗,很自然。第四部草桥店梦莺莺杂剧第三折有此意的骈文较多。比如《滚绣球》:“恨对方晚,怨就病。好难系一条长丝,恨不愿挂疏林斜光。马一路小跑,车也跟着飞快,他却叫相思避开,自己早走了。听到这个词,我也去了,松开了金矛;遥望十里亭,玉肌丧:此仇何人知?”再如《哀令》:“见车马排列,人不能不苦;你是什么心情,花儿,花儿,娇艳?如果准备好被子和枕头,会睡得昏昏沉沉;从今以后,衬衫和袖子里会有重叠的泪痕。”大量使用口语化的意大利对偶句,是中国传统戏曲的创新。歌词将口语和书面语非常自然地结合在一起,既有平实流畅的口语,又有优雅华丽的骈文。可见,这种对仗的运用对增强歌剧抒情艺术的美感起着重要的作用。

这种用法在明清戏曲中运用得炉火纯青,如汤显祖的《牡丹亭》:

【每尾】他无暇顾及观之不足,再赏十二亭也是枉然。还不如回家好好玩玩。(做个介绍)(贴)“开我西亭门,显我东亭床。瓶映山紫,灶添沉水香。”小姐,你休息的时候,我送老太太走。(下)(丹·谭洁)“默默游春水,尝宜春面。”啊,我得陪你很久。我该如何摆脱它?嗯,今天真困。春香的地方?(环顾四周)(又若有所思的低下头)天啊,春天好烦,我信!常看诗词乐府,古代女子,因春之情,化为秋之恨,也是真的。我今年二十八,还没见过老公。当我突然喜欢上春情的时候,我怎样才能在那个月得到一个客人呢?过去,韩夫人认识了,张申狗认识了崔石。她曾经写过两本书,《体弘集》和《崔会川》。这位才貌双全的美女,偷了以前的一份秘密协议,从此成了金。我出生在一个官宦家庭,成长在一个贵族家庭。年纪大了就不能早婚了。如果你只是在浪费青春,时间会流逝。(泪界面)可惜,我的身体美如花,我就像一片叶子!

不同于散文的对仗,也是用对了意思。这种剪裁在戏曲歌词中很常见,其简洁的措辞可以提高歌词的优雅程度。平行对仗有助于表达反复吟诵,有余音绕梁的效果,对加强抒情性有重要作用。

骈文对小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骈文小说的出现。唐代张坤的《游仙洞》和清代钟保罗的《燕山外史》是其中的代表。明清很多小说在对话和描写上也喜欢用骈文。骈文对张辉小说的影响最大,张辉的小说多为骈文。比如《红楼梦》:

甄第一次梦想成为通灵者,而怀上了一个好家庭。

贾夫人第二次去世时,冷子兴在扬州城府发表了演说

第三次,林黛玉回到贾雨村后,把她的父亲扔进了北京。

…………

这种八字句的并列句一般以结构上的人物名字开头,或以此为关键词,简明扼要地概括每一集的主要情节线索,以方便读者了解这一集的大致内容,吸引读者阅读。此外,明清小说的序跋也喜欢使用骈文,可见骈文对小说产生了重要影响。

在传统文化体系中,戏曲、小说本来就是属于老百姓的娱乐文体,并不高雅,难以引起学者的注意。文人参与创作后,为了摆脱受歧视的局面,有意识地提高戏曲歌词和小说描写的雅化程度,以满足贵族文人的审美需求,使他们愿意接受这种风格。戏曲小说用骈文甚至全骈文的话也就不足为奇了。

总之,骈文作为古代文学中一种独特的文体,对诗歌、曲阜、小说文体作出了重要的渗透,促进了文体的新发展,使这些文体增强了词语的典雅,具有了新的特点。

(作者:莫道才,广西师范大学教授)

本文标题:什么是骈文(什么是骈文什么是散文)

本文地址:https://www.xbwxq.com/a/7696.html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